乐猫印客网-每个的生活都是一本书
 

印客书 >>
  博客文集 (1346)
  个人作品 (862)
  人物传记 (300)
  个人日记 (204) 
  家族记事 (23) 
  学生作文 (46)
  旅行日记 (120)
  学术论文 (66) 
  美食菜谱 (28)
  科谱知识 (12) 
  计算机IT (56)
  汇编资料 (46)
 

玄幻武侠 (07)

  金融经济 (26)
  聊天记录/短信 (12)
 
回忆录 >>
  20-30年代 (36)
  40-50年代 (08)
   
  博客书 >>
  名博 (2031)
  草博 (868)
   
  电子书 >>
  网络奇文 (1211)
  杂碎汇编(2316)
 
照片书 >>
  宝宝成长 (88)
  摄影集 (21)
  老照片 (12)
  活动纪念 (46)
  收藏/宠物 (305)
  书法/绘画 (224)
  家族活动 (9)
  我的圈子(08)
   
乘桴于海
 
   
 
关 键 字:
作品ID号: 558
作品印费: 4.5 猫币
乐猫电话: 13016423398
所 在 地: 湖北省|武汉市
 我要印个性印品
 我要去印一本书
我要留言给乐猫
看看乐猫的样书
3430   
0
 
快捷菜单
  印一本文集
  选一个封面
  下一个内页
  算一下价格
  当一回懒猫
   看一下作品
  提一个问题
  传一个文件
  逛一下论坛

  Google提供的广告
  印客书店
  官场文化与潜规则
  翻翻看
  乐猫藏书
温馨提示:该印客作品由虾米工作室发布。作品中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作品涉及到个人隐私及相关信息,请联系虾米工作室,我们会及时处理。乐猫印客网提醒您:印客作品仅供个人收藏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或其他用途
  作者简介

杨荣武,1976年生,福建漳州平和人,金融、中文双专科,经济师。现任中共漳州市委办公室文电科科长,机关工会委员,漳州市党委机关秘书工作者协会会刊《寻源报》主编。

  在线阅读
  看书方法: Home回到第一页,End到最末页,PageUp上翻页,PageDown下翻页,↑↓上下翻行 (部分书只提供书目)

行 路 难
 
 
 
 
长安已远隔千里,开元盛世如过眼云烟,繁华不再。安禄山史思明叛军的余孽正盘据着洛阳,世事如此不可为,江南友人纷纷传言李白死于乱军之中,可我今日依旧饮酒于当涂县的小酒肆。举杯邀明月,我再无心思伴影徘徊,举头望明月,故乡早不知破败不堪至如何。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。夜郎西,那是我流放之所,尽管中途遇赦放还,只是我已垂垂老矣,疾病缠身,滞留在当涂县不能前行。----我已不能前行。
行路太难!
唉!想我年少之时,袖有匕首剑、双眸光照人,杀出五陵恶少重围,豪荡使气,手刃数人。仗剑辞亲远游,遍历荆门、洞庭,居于长安。长安!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;有数不尽的盛世雅韵风流情致。昔在长安醉花柳,五侯七贵同杯酒。那玉真公主的终南山别馆镇日高朋满座,夜夜笙歌,王公贵族如过江之鲫,却从未入我眼里。他们算什么呢?一群窃据高位的纨绔子弟。贺知章奉劝我,傲岸不羁与才情张扬,在长安是行不通的,他们早就容不下你了。我管他什么富贵人家!黄金白璧买歌笑,一醉累月轻王侯。不过王侯而已!
终于离开了,长安居之不易。我举家东迁,与孔巢父在徂徕山豪饮纵酒,然后相携卧白云;我西越蜀道,蜀道之难难以上青天,恰似长安
仕途峥嵘不可攀;我南游襄阳,襄阳小儿齐拍手,笑杀山公醉似泥;我北登泰山,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。只是,只是,我那经邦济世的抱负,却一日也不曾离开过内心深处。君不见朝歌屠叟辞棘津,八十西来钓渭滨;君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,长揖山东隆准公。我亦布衣酒徒,胸怀匡世才学,怎能甘于草莽之中,终日老于户牖之下?如何才能得遇明主,重回那魂牵梦萦的长安?
长安果然传来帝诏。天子征我入京供奉翰林。哈,哈哈,我在南陵辞别儿童,仰天大笑出门而去。一入宫中,明皇降辇步迎,以七宝床赐食,御手调羹以饭。我醉在了帝王面前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言臣是酒中仙,有趣!醉了才能挥毫作诗,才能借机藐视权贵折辱宵小。那可笑的太监高力士,盯着我作甚,就命他为我脱靴罢;那丰满的杨贵妃,的确肌莹胜雪,就为她赞誉二曲罢: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,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名花倾城两相欢,常得君王带笑看,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阑干。----呵呵,明皇拈须赞叹不已,贵妃羞赧吟咏再三;只有高力士一干人妒才忌恨,在一旁忿忿咬牙。去你们的官场小人!我自醉倒龙床边,听天子含笑令人抬我出宫下榻。快哉快哉!
预料得到的打击随之接踵而来。达官显要争先排挤构陷于我,生怕我横夺帝妃的青睐与重用。君王虽爱娥眉好,无奈宫中妒杀人。翰林学士之职亦仅是供奉御前颂饰太平,非我一展治世宏图之处。我到底还是被赐金放还,第二次远离长安。行路难,行路难,多岐路,今安在?
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。我浪游江湖日久,行踪遍布山南海北。洛阳遇见杜甫,同作豪侠之游,车傍侧挂一壶酒,凤笙龙管行相催;宣州饯别李云,共叹人生无常,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。罢了,不如梦游天姥,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。名山不见仙人,但有渌水清猿,湖月照影。是该超脱了!想我数十年为客,未尝一日低颜色,我何须摧眉折腰,悒郁寡欢?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。君不见咸阳市中叹黄犬,何如月下倾金罍?
然而,然而,环顾宇内,海县未澄而民陷水火,叫我安能独善其身?功业未成而拂衣径去,岂是君子所应为?你看,永王李璘率师由江陵而
下,辟书三至;我决然应征投往幕府。该是我匡扶社稷的时候了!
可惜,不曾想,一夜之间,永王与太子李亨祸起萧墙,兄弟相煎。我身处漩涡之中无法避离,终至永王兵败,连累我下狱,被长流夜郎。赦归至今,海内动荡,兵灾连连,路途阻隔。我已过耳顺之年,老迈多病,而滞留当涂县累月,再也不能仗剑远行。一生行路何其之难,我再不能行路了!
当涂的小酒肆没有金樽清酒、玉盘珍馐,我只有夜夜浊酒一杯,月下独酌。不敢看高堂明镜,青丝早已成雪;不去想古来万事,尽如东去流水。那些个起起伏伏的纷争,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这边厢欲行还阻的前路,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前路何往,我已不知。不知千年来的圣贤是否也有这散发弄扁舟的彷徨,不知千年后的书生是否也有这停杯投箸的遥想?是否千年后,我亦仍是一书生,踌躇于行路之难?千年的心路,一定是如此的相似罢?为何是如此的相似?
难道,是我化身为千年后的青年?这千载光阴的打磨,世间已沧海桑田,惟我依旧不合时宜地饮酒赋诗。且饮美酒登高楼,只是多少摩天大楼拔地而起,百尺危楼已不足以手摘星辰,叫我如何再饮得了酒?床前静候明月光,只是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已看

  乐猫活动

 
  印书流程
下载内页文件
传输订单文件
确认印前文件
支付书款
快递送达
  你可能还会喜欢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乐猫团队 | 特别声明 | 付款方式 | 友情链接| 我要留言 | 媒体报道 | | 印客书屋 | 申请书屋 
Tel +13016423398 地址:武汉市江汉区香港路292号 Email:fengbaobin@163.com 
Copyright © 2005-2016 乐猫印客网 All Rights Reserved.鄂ICP备08101134号